凶手伏法是最大慰藉


湄公河惨案5周年回访遇害者家属:凶手伏法是最大慰藉-中新网湄公河惨案5周年回访遇害者家属:凶手伏法是最大慰藉-中新网

  10月5日是“湄公河惨案”发生5周年的日子,由公安部批准拍摄的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也在这个国庆持续热映。但热映的电影以及这起曾经引起举国关注的惨案背后,是沉默的遇害者家属。整整5年过去,生活虽然逐步平静,但内心伤痛仍难抚平。

  不过,对于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的上映,虽然她也听说了,“但不会去看,也不想去看,害怕又伤心”。

  回忆

  回家带孩子

  侥幸躲过一劫

  如果仅凭外貌,完全看不出苏廷玉才42岁。亲戚们说,丈夫去世后的这几年,她苍老了很多。如今,她和女儿相依为命住在屏山县书楼镇一幢回迁房里。因向家坝库区淹没,她家的老宅子和土地都没了,不过,在距离老家十几里外的书楼镇,她分到了一套一百多平方米的回迁房,房子比较宽敞。

  苏延玉的丈夫曾保成是屏山县楼东乡田坝村五组村民,原是“玉兴8号”上的船员兼机修工,长年在湄公河上行船。2011年10月5日,震惊中外的湄公河惨案发生,曾保成和邻村的何熙行、陈国英夫妇同时遇害。

  2011年9月初,女儿上小学了,公公无法辅导孩子的作业。夫妻俩商量后决定,苏廷玉回乡带孩子,曾保成继续留在“玉兴8号”上打工。苏廷玉一走,船上没人做饭。屏山县福延镇庙坝村的三等船长何熙行把老婆陈国英叫到船上,当时何家的两个孩子一个已上大学,一个正念高中,正是需要钱的时候。没想到陈国英上船一个多月,惨案就发生了。“如果不是我回来带女儿,留在船上的就是我,而不是陈国英。”苏廷玉说,虽然她跟陈国英都是“玉兴8号”上的炊事员,但是两人并未照面,也不认识。

五年过去了,万豪娱乐场,苏廷玉仍然无法从伤痛中走出来。即使接受采访,也不愿正面示人

  打击

  父亲一病不起

  含恨离世

  苏廷玉的家里,如今找不到任何跟丈夫曾保成有关的东西,甚至都没有遗像。苏廷玉说她把丈夫的所有东西都毁了,既怕自己看到难受,也不希望勾起女儿的任何伤心回忆。女儿跟父亲的唯一联系,就是每年清明,苏廷玉会带她去给父亲扫墓。

  曾保成1974年出生,遇害时才刚满37岁。据苏廷玉介绍,曾保成还有个弟弟,也是农民。由于曾保成在外面跑船,每个月能有七八千元收入。60多岁的老父亲就一直跟着曾保成过活。“除去开支,每个月能存五千块钱吧。”苏廷玉回忆,当时自己回家专职带孩子,丈夫的收入支撑家庭开销,绰绰有余。苏廷玉说,公公的身体一向很硬朗,惨案发生那年才66岁,还能下地干活。但曾保成的遇害给老人带来巨大打击。没等到糯康等凶手伏法,便一病不起,不久就含恨而死,死前最惦记的还是遇害的儿子。

  生活

  面临“坐吃山空”

  未来

  好好养大

  听话懂事的女儿

  丈夫去世5年了,苏廷玉从没想过再找个伴。她承认,自己根本就走不出丈夫遇害的阴影。但好在女儿听话懂事,这也是她最大的希望和心理依靠,“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把女儿好好养大成人,看到她上大学,参加工作”。

  再后来,苏廷玉又得到了消息,凶手们都一一被判刑并执行。这让她内心感到慰藉,“感谢国家,感谢公安(湄公河专案组),不然他们(湄公河遇害者们)都死得不明不白的。”但是对于凶手的仇恨,则至今难以搁下:“听说糯康在法庭上向家属道歉,还请求原谅,万豪娱乐场,但给我们造成这么大伤害,我们永远不可能原谅他们。”

  根据湄公河惨案而改编的电影《湄公河行动》上映了,苏廷玉也听说了,但是,“我和女儿都不会去看,不想看,不敢看……看什么呢?看到只会更伤心。”